情感美文:一斛珠,一场输

时间:2017-02-13 22:19:25来源:作者:点击:

   溶溶月光,淡淡幽香。那月白衣裳的女子裙袂翩跹,一场《惊鸿舞》几许执着、几多婉约。舞步行云流水,舞姿还一如当年曼妙,可惜欣赏的人却已不在。

  当一滴滴的更漏将深宫岁月漏成线,即使是最惊艳的面庞也不复当时模样,最炽热的目光也会越来越薄凉。至此,还有多少纤尘不染的真心未被改变?

  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、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、“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”是很多女子的梦想吧?这也曾是江采萍的梦想。在那长达十年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光阴里,她也许是幸福的,然而这幸福终究没能天长地久下去。

情感美文:一斛珠,一场输 三联
三联阅读配图

  充斥着三千粉黛的后宫最不缺的就是倾国倾城的绝色,那石阶上静坐的白头宫女曾经也有一抹明艳的笑容。然而,隔着冉冉岁月就像隔着浮世幽冥,红颜弹指老去甚至成为一抔黄土被荒草掩映,终也没能迎来属于自己的绽放。

  而梅妃,至少曾经拥有。她的盛放,令人炫目,不只是因为她的美貌,更是因为她的品性、她的才情。她清高自持,便少了些许妩媚,她冰雪聪明,便多了几分骄傲。当她将一颗真心尽付多情却也薄情的君王之时,也就注定了她的悲哀。

  冰肌玉骨的梅花终没能敌过雍容华贵的牡丹。红烛高照,芙蓉帐暖,对君王而言,那是更醉人的存在。夜夜笙歌之时,他的眼中只有那一朵娇艳的牡丹。可怜梅妃,红颜未老恩先断,梅亭从此寂寥。

  长安古道,一骑红尘满载荔枝,再没有人争相进献梅花。易于遗忘本是人的天性,世人对梅妃的遗忘源自于君王的遗忘。

  然而,她对他却还抱有幻想。一首情真意切的《楼东赋》爱怨起落说的分明,她仰面等待回复却只等来一斛珍珠。思虑千百转,却也只能以一个哀伤的姿态作罢。

  又几度寒暑变换,在一个梅花吐露芬芳之季,他终于还是想起了她,却终究因为畏惧杨贵妃再次弃她于不顾。畏惧杨妃?至高无上的君王又岂会真的畏惧,不过是因为比起她,他更爱也更在乎杨妃罢了。至此,胜负了然。

  上阳东宫里还残留着昨夜的阴暗与幽凉,所有的宠爱都如经年的纸张泛黄。痴心错付,盛筵难再。她仍愿为他在“渔阳鼙鼓动地来”之时,一身清白葬身古井,连同她的一腔深情与幽怨随风而散。

分类:
  • 经典美文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无相关信息

文章评论